加州ADU的机遇还是挑战?—— 美国的大多数年轻人与父母同住的比例达最高峰

原作者:Richard Fry, Jeffrey S. Passel and D’Vera Cohn
翻译:孙云

2020年初爆发的冠状病毒已促使数以百万的美国人,特别是年轻人,选择与家人同住。

根据皮尤研究中心(Pew Research Center)对人口普查局每月数据的最新分析,2020年7月,有52%的年轻人与父母同住,人数增加到2,660万,比2月份增加了260万,超过了大萧条时期的最高峰。

 

 

 

皮尤研究中心(Pew Research Center)的这项调查进一步显示,今年的疫情和经济低迷给年轻人造成的打击尤其严重,而且他们比其他年龄组的人更容易迁徙。9%的年轻人说,他们由于冠状病毒的爆发而暂时或永久地搬家,大约有同样的比例(10%)的人搬回与父母同住。在因疫情而迁居的所有成年人中,有23%的人认为最重要的原因是他们的大学校园关闭了,还有18%的人是由于失业或其他经济原因。

按族裔和性别比例来统计,与父母同住的年轻成年人中,白人约占增加总数的三分之二(68%)。数据显示,截止到7月,西班牙裔(58%)、黑人(55%)、白人(49%)和亚洲人(51%)的年轻人中均有一半或一半以上与父母同住。而年轻男性比年轻女性更喜欢与父母同住。

 

 

 

这一变化不仅对年轻人及其家庭的生活安排产生影响,也会对现在和未来的住房市场总量和结构产生影响。回归家庭可能意味着对住房的需求减少,房客和房主的数量以及总体住房活动也可能有所减少。事实上,在2020年2月至7月之间,以18岁至29岁为首的家庭数量从1,580万减少到1,390万,已经减少了190万,即12%。

但是,随着这些年轻人的年龄增长,对个人私密空间的需求增加,同住一个屋檐下的烦恼会有什么更好的解决方案吗?加州的ADU政策,加建有独立出入口、有独立生活配套功能的ADU,是否可以缓解多代同堂的尴尬和矛盾呢?或者,在一个lot上最大化居住空间Primary Dwelling + ADU + JADU,分别租给不同经济承付能力的人,可在一定程度上减少经济负担。无论如何,加州的ADU政策至少提供了一个住房解决方案。

免责声明:“皮尤研究中心(Pew Research Center)以英文发布了原始内容,中文翻译已获批准,但内容未经审核。”

原文链接:

https://www.pewresearch.org/fact-tank/2020/09/04/a-majority-of-young-adults-in-the-u-s-live-with-their-parents-for-the-first-time-since-the-great-depression/

Share this story!

Leave us a Comment